骑行游记

骑手日记(32):到中国去

On the main road from Bishkek to Osh - the bicycle diaries
从比什凯克到边境城市Osh的路

         假如你第一次不成功,那就试一试戴上一顶帽子吧。

  几周前我申请中国签证,因单身在中国骑车未被允许后,今天我终于得到了进入这个国家的签证。

  我不动声色地来到中国大使馆,用了上述狡猾的伪装。我拿出一张到北京的假机票,对骑自行车的事情一字不提,就办成了事情。

  希望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滞留一个月以后,这篇关于旅行的报导可以回到应有的重心——旅行上来。

  搁浅在背包客旅馆,来往客人像走马灯一样,我因而遇到了许多有趣的人物。假如只是我单独一人,时间不可能像这样飞逝而去。

  斋藤卓也身高大约5英尺,看上去像一个12岁的孩子,他正骑车去挪威,但是兜了一个大圈子。在从挪威的弗耀兹(fjords)一路骑回日本福冈的家之前,到目前为止他已经走过了葡萄牙,南非和开罗。地理可能不是他的强项,但他却是个擅长逗笑的人。

  无论什么时候问他准备在外旅行多长时间,他总会样子可爱地笑成一团。

  菲尔格尔.欧努兰来自都伯林,他们两人在一起,目标是成为第一个周游世界的爱尔兰团队。他们在路上已经有一年时间了,前面至少还要走六个月,但是他已经在盘算将来的计划:单人划船横渡大西洋。他以前划过船吗?不,但这是挑战的一部分。

  然而,第一大奖应该归于西蒙和丽萨.托马斯夫妇,他们少为人知的长期旅行肯定值得更多人的关注。

  在旅途上七年没有回家,这对来自Somerset的已婚夫妇已经打破了摩托车连续旅行时间最长的历史记录。

  现在他们已经到过62个国家,所有的东西都卖掉了。他们正拼命设法获得资助,以继续他们下个七年和60个国家的旅行。

  他们的执着可以举个事例来说明:2005年,西蒙在巴西亚马逊河从一条摇摇欲坠的木桥上跌落下来,摔坏了脖子。在丛林里度过了痛苦的三星期,他的伤口终于在附近医院里得到了救治,然后又在病床上呆了两星期,期间丽萨因患疟疾住在他隔壁的病房。痊愈后他们重新骑上鞍座又一次出发了。

  作为稍微逊色的人类努力,我准备从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城市Osh出发,骑向中国边界。

  对一个像我这样的凡夫俗子,这也算一件艰苦卓绝的事情了。

  一路上要经过一个海拔高达2.2英里的山口,更困难的是在这个海拔高度氧气不足。同时,夜间的温度可以低至零下15度。

  有人告诉我,一个健康的骑行者可以在两天半时间里走完这条路。

  在原地踏步一个月之后,我在车库里的自行车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。我打算用五天时间来完成这个任务,穿上一件笨重得可笑的新茄克,再多加一副手套,我出发了。

  有一段时间我不会更新博客,因为由于民族问题,中国@心姜所有网络都被切断了,我签证遇到麻烦也是这个原因。

  所以,再会,等我下一次到了巴基斯坦北部再一并发出。

返回到目录

上一篇:骑手道格拉斯.瓦德赫特从伦敦到新德里自行车旅行手记

下一篇:骑手日记(33):吉尔吉斯斯坦的以小见大

大家都说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  |   注册

您还可以输入200
举报成功,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
安全提示

根据《网络安全法》规定,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

用评论、发帖、打赏。

请及时绑定,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。

站长统计